失智5分鐘量表檢測,化除腦力威脅

撰文/藝嵐、製表/春霓、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發佈於 2018年4月12日 下午16:40



電影「我記得」《Remember》主角賽夫是一名阿茲海默症患者,二戰時服務在集中營,卻因為一封信開啟復仇之路。導演透過懸疑驚悚的現代復仇記,喚起人們對歷史的記憶,同時也呈現阿茲海默症患者的脆弱,在現實中,到底要如何透過預防性篩檢、檢測,遠離失智危機?


AD8 量表助初期篩檢及發現

「過去配合公衛政策,以四癌篩檢、慢性病防治、用藥安全、疫苗接種,為主要服務項目,在衛教過程中,近年也發現社區內出現失智症症狀長輩。」屏東基督教醫院行政暨護理副院長賈佩芳說。因此,屏東基督教醫院與屏東縣政府合作,為基層醫療網醫護人員提供訓練,以提供初步鑑別診斷及通報轉診,並在當地超商辦理健康教室,進行失智症宣導及篩檢。

賈佩芳分享,2015年在屏東的基層醫療院所中,有271位民眾的「臨床失智評估量表(CDR)」篩檢異常,需要轉診到醫院進一步進行其他認知障礙、失智症等檢查,最後有165位確診罹患失智症。在社區健康教室部分則有1226位民眾完成「極早期失智症篩檢量表(AD8)」檢測,發現91位異常需要轉診、再進一步檢查,最後有14名確診。

臺北榮民總醫院神經醫學中心一般神經科主治醫師王培寧談到,AD8量表是由家屬或同住者填寫評估,因為他們最能了解患者的情況。填寫量表者,可透過8個與日常生活有關問題,依過去及現在改變狀況評估,若有2項以上勾選為「是」,則建議被評估者應到醫院的神經內科,或精神科接受進一步檢查,目前國內老人健檢也是使用該量表。

坊間有許多不同的自我檢測量表,如「簡易心智狀態問卷調查表(SPMSQ)」,也是由家屬或同住者依列舉問題詢問受測者紀錄結果,但還要依教育程度及答題結果,略分為心智功能完好或輕度、中度、重度智力缺損。因此,王培寧建議,進行該量表調查時,應由受過訓練的專業醫護人員詢問。


以上若有2個以上狀況符合,建議受測者應到醫院的神經內科,或精神科接受進一步的檢查。(資料提供/臺灣失智症協會)



分享文章給朋友吧!


《延伸閱讀》
一張圖看懂,失智症
改變老習慣,擊退失智症
〈影音〉人老,記憶就跳針?你不知道的失智症
無藥可醫,為何還需提早就醫?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