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誰來牽我走、伴我走?

周逸濱 專欄
威律法律事務所 主持律師

發佈於 2016年3月11日 下午2:24



未來,誰來牽我走、伴我走?我想,多數人會回答家人,或許也有人在心裡回答卻不敢奢望。那,除此之外,還有誰?該抱多少期待?

老伯看起來80幾歲了,雙腳早已使不上力需要助行器以及看護陪同。這人其實我不算認識,前些日子因為某個案件棘手的案情,時常奔波在事務所跟當事人那邊,我總是會在開完會後尋找旁邊最近的咖啡店,啜飲一下摻和著苦澀壓力的冰拿鐵,望著對街發呆。

已經湊巧第二次遇見了,我對他們很有印象,因為老伯跟一旁的看護看見陌生人總還是笑得燦爛還會點頭問好。這次他們的目的地是到某醫院檢查。我純粹因為想忙裡偷閒,就好奇觀察他們。

「復康巴士不是要坐輪椅才能申請喔?」一旁鄰居拱著嗓門問。

「沒啦!年紀到了身體也不太行了,我兒子就幫我跟市政府申請啦。」老伯操著鄉音回答。

的確,復康巴士其實不見得只有身心障礙者才能申請。雖然長照(長期照顧)服務普及率還不高,但是這幾年已經越來越多人重視,也越來越多人懂得如何申請相關資源。這幾年大家都從電視或新聞裡看到台灣高齡化、少子化的警訊,最直接的影響當然就是國家必須因應、調整原有的社會政策。因為老年人比例提高,老化或失智等老年疾病人口也將提高,必須創造更友善的環境,一方面協助老年人降低臥床、失智之風險、一方面營造出老年人的支持體系,陪伴安享晚年。

今年5月15日立法院剛剛通過「長期照顧服務法」,算是這幾年政府逐步推動長照制度的一個重要里程碑。這個法案的設計預期是統整現有的長照資源,而且把政府在長照制度推展的角色及責任也一併規定清楚。因為關係到不止老年人在內的所有人權益,畢竟邁入老年是我們必經的旅程,這邊就簡單讓大家瞭解一下內容。

這部法案企圖心很大,想要完成所有的長照服務制度及管理。一開始提到適用長照服務的對象主要針對身心失能持續6個月或預期達6個月以上之人,提供這些人生活支持、協助、社會參與、照顧、醫療等服務。而身心失能的標準則是身體或心智部分或全部功能喪失而無法自理,例如,因失智症而無法自理。

至於長照服務則區分成居家到府服務;社區就近提供日間照顧、家庭托顧、臨時住宿等服務;全天候入住特定機構照顧;給予家庭照顧者的支持服務等。

比較值得注意的是考量到照顧身心失能者的家人所承受的壓力,也給予他們一些喘息服務,不致讓他們因為負擔過大而崩潰甚至做出令人遺憾的事。此外也設立「長照服務發展基金」,預估5年要達到新台幣120億經費搞定長照服務的基礎建設。不過,大家也都知道政府沒錢,財源怎麼來?長照保險制度也還躺在立法院遙遙無期。

更重要的是提供長照服務的人力在哪?我們當然都希望陪著我們安度晚年的人除家人外,有政府更好,但長照服務法只是一個開端不是萬能藥,自己還是得預先規劃,以免靠山山倒。

本專欄僅反映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分享文章給朋友吧!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