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立遺囑勝過百般節稅

撰文╱渡鴉

發佈於 2015年11月28日 下午4:05



親人間談錢傷感情,但是不講清楚、說明白,為了爭奪遺產,成為陌生人。除了節稅外,預立遺囑,乾淨俐落,親人間感情也才能繼續。此外,隨著諸神的缺席,養兒防老考驗人性,代之更務實的是防兒以養老。

跨代風險

位於台大總區校園附近著名港式餐廳,一夜搬離原址,成為陽春小餐館。第二代被設局詐賭賠光了家產的說法甚囂塵上。相仿的時間,台大醫學院附近的人氣餃子館店,也一夕行蹤成迷,黯然搬離原址,原因仿佛。

世上萬物都會經歷成敗壞空,生老病死,人們期望過程順利,後代子孫賢孝,不要暴起暴落。誰能保證哪一代不會有不肖子孫?

中泰賓館遺產風波28年,最近才落幕。泰國華僑創辦人林國長擔心獨子林紹明海派,恐怕孫兒日子不好過,自行更改50%遺產留給子女的比例,將其減半為25%。75%交由林國長2位妻妾、非林紹明親生母親看護,怨恨、氣憤、疑心、不甘、父親對自己的能力和不信任無法釋懷,先是母子對簿公堂,後來受祖母教養的林紹明親生子,也接棒對親父提出訴訟,演變成三代互告的憾事。

防兒養老

農業社會有養兒防老的想法,勤實佳會計事務所所長暨前全省會計師公會理事長林敏弘認為工商業社會更可能要防兒以養老。

英國文豪莎士比亞的悲劇代表性作品,年邁李爾王逼問三個女兒,誰最愛父王?兩個年長女兒從善如流,父親滿意,兩人也順利得到遺產,最受寵愛的小女兒沈默不說甜言蜜語,沒得到半毛錢。但是沒有財產和權力的李爾王,立即被兩個大女兒冷處理,流亡荒野,內心充滿了荒涼。

李爾王的故事,現實中不斷上演。像李爾王一樣把資產分完,自己轉眼成為子女間的躲避人球。比方兒子和媳婦聯手斷水電,要獨居老母親賣屋求現;雖有眾多子女,卻和孟母一樣要三遷,無法在定點安居。日本信州山中、古代偏遠地區,流傳將沒有謀生能力的老人惡意遺棄的習俗,此事被導演今村昌平拍成電影《楢山節考》,聳人聽聞。現實生活中不太有這種惡意遺棄事件,但不聞不問,漠不關心,也算是種消極遺棄。生前謹慎處理贈予、節稅,規劃好遺產分配,方得以平安壽考。

奪產猜想

2008 年經營之神王永慶離世,未明言龐大資產分配,立即成為火藥庫。長子王文洋整合未有子女的大房和二房力量,抗衡三房李寶珠,王永慶身後家務事,轟動全台。

最近其家族達成共識,遺產依民法規定各半留予未亡人(大房25%,二房和三房各12.5%)和子女(9名子女均分50%),但這只是浮出可見冰山之一角,海外資產冰山主體,長期攻防,戰火不止。

杜聰明是台灣第一個醫學博士,創辦了高雄醫學院,其夫人林雙隨來自名門霧峰林家,善理財、留下了30億遺產,利用5名子女前3者為人頭避開遺產稅問題,卻因為金額太龐大哥哥不願意承認當初的善意,堅持是父母贈與,兩名幼弟分不到兄長名下資產,只好對簿公堂,纏訟15年才水落石出。

預立遺囑

預立遺囑對大多數人是忌諱,特別是年事漸高的老人,不吉利而避談。有白紙黑字都可以有糾紛,更何況沒有?

家大業大的王永慶沒有遺囑,造成未亡人和後代的對立。極可能是王永慶像晚年的清朝康熙皇帝一樣,對龐雜的人事和事業糾葛無心處置;況且他長期是台塑王朝的最後仲裁者,公事向來乾綱獨斷,至於敏感的遺產私事,絕斷無假手他人之理,但就和雄才大略的康熙帝一樣,牽涉至親的人,也是無法可施。一般人並不是王永慶,在有行為能力前找律師講清楚、說明白,避免後代相爭,其實也是種愛護晚輩的方式。

財產信託

雖然民法有繼承常規比例可循,因面對可分配的財富易有非分之想,想多分一些,再者對於不明確的隱藏財富,也想混水摸魚,私吞、造假、欺瞞,強取豪奪,摰友和親人甚至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來。人性中的黑暗,漫無邊際的猜想。小的像高爾夫球証,大者像紡織大王華隆翁家股票被人頭戶私吞,藝術家李可染和楊三郎畫作眾人爭奪,王永慶家族企業經營權和海外財產數目多寡,各方猜想沒有交集,只能兵戎相見。

西方社會不考驗人性善惡,有形和無形資產總歸戶,安排了信託制度,清楚明白也免去了兄弟為爭產反目的可能性。安致勤資會計事務所會計師呂旭明認為,台灣人生前大都是努力節稅和避稅,卻不太願意預立遺囑,事先規劃,結果常常不是非一等親的遠親或外人得到遺產,更常見的是子女沒享受到節稅好處,反而花大筆費用在長年官司訴訟,對簿公堂彼此失和。

反觀先進國家傾向預立遺囑,以英國黛安娜王妃為例,2100萬英鎊,扣除850萬遺產稅,兩位王子受益人滿25 歲方可領用所衍生投資收益,30歲後才可支配本金。至於黑人歌手Michael Jackson則是規定3名子女,30歲後每隔5年、才可動用三分之一,公開清楚,免去受益人的糾紛。


分享文章給朋友吧!



返回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