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永遠是人生的一部分

彙整整理/luckysadness、摘自/《93歲的老媽說:我至少要活到100歲》(米澤富美子著/新自然主義)、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發佈於 2017年09月01日 下午14:10



媽媽兩天一夜短期入住機構的第一天,我和妹妹搭照護計程車,將媽媽送到機構。這是一所小而美的三層樓新穎建築,地點遠離電車車站。建築物內部同樣窗明几淨,走廊也寬敞,媽媽入住的個室門上還貼著一張手作的迎賓卡。個室裡,床鋪、洗手台、衣櫥一應俱全,整體感覺給人乾淨整潔的印象。


媽媽任性背後的心情

這裡的工作人員全是年輕人,應對親切周到。確認過行李內容以後,我們將媽媽託付給工作人員就離開了。我和妹妹先搭公車再轉乘電車,回到大阪車站以後用餐。接下來的24小時,我們姊妹可以享有短暫的喘息時光,可是我和妹妹卻都懨懨無神,食慾全無。

當天晚上,我們擔心媽媽不知過得好不好,一夜無法成眠。

第二天中午一過,我和妹妹出門去接媽媽回家。當天負責照顧媽媽的是一位20多歲的陽光男孩,有如此相貌體面、身材高大的年輕人在照護現場,讓人安心不少。晚上照顧媽媽的女性工作人員對我們說明:「應本人強烈要求,晚上為老太太更換了四次衣服。」

這「應本人強烈要求」的說法令人玩味,弦外之音似乎是強調此乃額外的服務。有時候媽媽說她衣服汗濕了要求更衣,但是我看她的衣服幾乎還是乾的,於是告訴她:「衣服還沒濕呢!」

她卻堅持:「是妳不知道而已,我背後濕漉漉的,好難過!」

我似乎看到她在入住機構的兩天一夜裡,也和工作人員上演了這樣的討價還價。媽媽為貫徹自我主張,應該做了很大的努力吧!

床上的媽媽對前來接她回家的兩個女兒擺出一臉的彆扭,也不管工作人員都還在房間裡,她當面宣布:「我再也不要什麼短期入住了。」為顧及在場工作人員的感受,我和妹妹只得當做沒聽見。


不想離開有妳們的家

我們雇了照護計程車,回家的路上三人幾乎相對無言,只有司機自己開心的說著話。

我暗自盤算,倘若每個月都能安排一次為期三天兩夜的短期照護,或許可以稍微減輕妹妹的負擔,但是媽媽說什麼都不肯答應。

「讓妳最不能接受的是什麼呢?」我問媽媽。

「我不要離開這個家。」


「家」守護著媽媽的人生

媽媽從5歲開始就住在這個家,至今已經88個年頭。期間除了學校畢業旅行和國外旅遊的一兩個星期以外,天天都住家裡。高等女學校入學、與父親的新婚生活、我和妹妹的誕生、戰後的糧食短缺、職業婦女的生涯、退休後投入興趣嗜好……媽媽的人生全都與這個家共有,她或許認為是這個家在守護著她。

她該不會是擔心自己接受了三天兩夜的短期照護以後,逐漸就會被順勢搬到養護機構裡回不來了。然而,為了妹妹的健康著想,我不得不對媽媽祭出威逼利誘。「被妳說成這樣,我不想活了。」她用毛巾掩面,雙肩顫抖哭給我看,卻沒有一滴眼淚。

看到她像小孩鬧脾氣一樣的假哭,我不禁噗哧笑出來。妹妹妥協說:「現在只能看著辦了。」但是至今為止,媽媽的兩次短期入住終究沒能成行。


★幸福備忘錄
1. 年邁母親任性的背後,是言語道不盡的留戀與不捨。
2. 儘管周遭環境再怎麼和善,也比不過待在家的自在舒適。
3. 走到人生末端,「家」自始至終,都是生命中那無法分割的一隅。



分享文章給朋友吧!


《延伸閱讀》
追求幸福,簡單就是最美好
跨越年齡職業,享受聊天
獨立自主的女人,獨享自在
心念一轉,懊惱中的小確幸

返回文章列表